苏轼这句词给所有漂泊的心灵带来慰藉,只要心安,处处皆是家

窗外,寂静无声。远处人家的点点灯光,像是有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夜深了。此时,绝大多数人已经进入梦乡。冬天,虫子的叫声也听不见了。唯一的声响是,是来自手指断断续续敲击键盘。

喜欢这样一句话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希望遇到一个人,有家的感觉,一颗漂浮的心,尘埃落定。不会再有那种深深地凉,在那一偶然睡去的下午,醒来已是黄昏落日,昏暗无边扩展,只有大片大片的孤独相伴。

苏轼这句词给所有漂泊的心灵带来慰藉,只要心安,处处皆是家

此心安处是吾乡,念着这句词,宛若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。荡漾开的涟漪,触及天涯海角。

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来自一代文豪苏轼的诗句,我更愿意叫他苏东坡或东坡居士。说的是“乌台诗案”之后,受牵连的驸马王诜王定国被贬到蛮荒之地的岭南,虽然东坡也有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的诗句,但是不得不承认,那时的岭南确实是荒凉的。定国三年北归之后,东坡见其问:“岭南风光,应是不好?”没有想到的是定国的侍妾柔奴答道;“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。”东坡感慨,遂挥笔写下《定风波》。心安,则无论哪里都是归宿。

苏轼这句词给所有漂泊的心灵带来慰藉,只要心安,处处皆是家

定风波·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

宋代:苏轼

常羡人间琢玉郎,天应乞与点酥娘。尽道清歌传皓齿,风起,雪飞炎海变清凉。

万里归来颜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试问岭南应不好,却道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苏轼这句词给所有漂泊的心灵带来慰藉,只要心安,处处皆是家

可是,仅凭一句话如何能安?也许禅宗的两位智者能给世人一点启示:有一天,慧可心绪紊乱,于是找到师傅达摩祖师:“吾心未宁,乞师与安。”达摩说:“将心来,吾与汝安。”良久,慧可对曰:“觅心了不可得”。达摩笑对:“吾与汝安心竟。”禅宗讲究顿悟,慧可是顿悟了。无心,自然不必安。可是释门中人能顿悟,又有多少世人能做到无心呢?佛家虽然讲究缘起性空,但是拈花一笑的禅宗祖师摩诃迦叶却正是心怀世界,才悟得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。也正是因此才得涅槃妙心。手中拨着念珠,但却也慈悲地拈尽红尘。因此,安心是内心充盈的结果。

苏轼这句词给所有漂泊的心灵带来慰藉,只要心安,处处皆是家

听一曲温凉的音乐,灵魂渐渐沉淀。融和着山水的气息,岁月的沉香,令人清和明净。想起,丹霞禅师曾问一器宇不凡老人:“公住何处?”老人用手一指上下,答:“上是天,下是地。”意思是说宇宙之内皆可为家。

是啊,让内心安静的地方……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itotii » 苏轼这句词给所有漂泊的心灵带来慰藉,只要心安,处处皆是家

赞 (0)

评论

5+4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