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弃疾用血和泪涂抹而成的一首词,凝固成夕阳中望眼欲穿的形象

辛弃疾——一个在南宋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印记的人。他是诗人中的武人,因那文人墨客中,只他一人历经沙场,深刻地体会到“醉卧沙场君莫笑”的豪放。他是武人中的诗人,因那只懂得上阵杀敌的将领中只他一人能写出亦刚亦柔,亦庄亦谐,繁复多样的名篇佳句。

然而英雄无用武之地,他的一生壮志难酬,只能以武起事,却最终以文结业。直到如今读他的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,仍旧能感受到辛弃疾对祖国的一腔热血。

辛弃疾用血和泪涂抹而成的一首词,凝固成夕阳中望眼欲穿的形象

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

宋代:辛弃疾

楚天千里清秋,水随天去秋无际。遥岑远目,献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楼头,断鸿声里,江南游子。把吴钩看了,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。

休说鲈鱼堪脍,尽西风,季鹰归未?求田问舍,怕应羞见,刘郎才气。可惜流年,忧愁风雨,树犹如此!倩何人唤取,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!

辛弃疾用血和泪涂抹而成的一首词,凝固成夕阳中望眼欲穿的形象

闲愁万种,万种闲愁都映衬在落日余晖的夕照里,应合着离群孤雁的哀鸣,使得飘无定所的辛弃疾,此刻感到了从未有的凄清和冷寂,自从他南归宋朝,就一腔热血,伺机报效国家,建立功业。然而在政治上,他并没有得到施展才华的机遇。非但没有人来与他共论北伐大计,相反却横遭朝中权贵们的猜忌,始终难酬壮志。顾此,他摘下佩刀,默视良久,拍栏长叹。意谓此刀不正如我,本来它是用来杀敌建功的,而今置闲,何时是了?孤独的他,找不到理解的知音。

辛弃疾用血和泪涂抹而成的一首词,凝固成夕阳中望眼欲穿的形象

他说,不要提什么鲈鱼切得细才味美,你看,秋风已尽,张翰还乡了吗?据《晋书》讲,张翰在任齐王冏大司马东曹掾时,因惧怕成为上层权力斗争的牺牲品,同时又生性自适,便借着秋风起,声言自己思念家乡的菰菜、莼羹、鲈鱼脍而辞归故里。这里,辛弃疾是借张翰来自比的,不过却是反用其意。

然而,心志的表白并不能解脱心灵的寂寞,相反,倒增加了一份的凄苦。辛弃疾此时感到自己好象当年东晋北伐的桓温,看到了十年前琅邪栽种的柳树已经十围,不禁流泪慨叹:“木犹如此,人何以堪?”光阴无情,年复一年,时间就在风雨忧愁,国势飘摇中流逝,而自己的济民救国之志尚难遂愿,好不痛惜。他太希望有人来帮助他解除心头的郁结,然而又有谁能来给与他慰藉呢?

辛弃疾用血和泪涂抹而成的一首词,凝固成夕阳中望眼欲穿的形象

辛词比其它文人更深一层的不同,是他的词不是用墨来写,而是蘸着血和泪涂抹而成的。我们今天读其词,总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爱国臣子,一遍一遍地哭诉,一次一次地表白;总忘不了他那在夕阳中扶栏远眺、望眼欲穿的形象。

蛟龙被困,无法展凌云之志。英雄落寞,何人解心中块垒?无限江山, 满怀愁思, 天上人间,终究是无人会此意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itotii » 辛弃疾用血和泪涂抹而成的一首词,凝固成夕阳中望眼欲穿的形象

赞 (0)

评论

8+8=